您现在的位置:金蟾捕鱼电脑版下载 >金蟾捕鱼下载> 「skybet打不开」顾雏军:下一站?下一战?

「skybet打不开」顾雏军:下一站?下一战?

作者:金蟾捕鱼电脑版下载  点击量:3457 发布日期:2020-01-09 12:27:54

「skybet打不开」顾雏军:下一站?下一战?

skybet打不开,作者:于静

来源:商业人物(微信id:biz-leaders)

“如果没有坐牢,我自己就能挣到1000亿美金,我自己就去买商用车了,也不用跟人借钱,也不用引资购商,也不用把这个东西完全建筑在外人对我的理解和欣赏上”,顾雏军常常不经意间提到两个字:“如果”。

或许因为腰带束得过高,宽松的西裤只有九分长,很容易让人看到一截白色袜子,西装则偏长,掩盖不住已经驼起的背。这位头发白了,个头不高,有些发福的人已经57岁了,没有新闻图片中那么年轻。一眼撇过,他的样子有些憨态可掬,但又很难让人笑出来。

“我找一份杂志给你看看啊”,“我再给你一份材料”,“你要感兴趣的话,我给你一套资料”,他几次三番走出会议室让同事帮我取资料,尽管他的助理已经给了我一本精装版新书,而我自己也带了一本简装版,他还觉得不够。认真得有些较真儿的样子,有点像某个动画片或者邻家的倔老头儿。只有脚下生风与侃侃而谈或许是年轻时投下的影子。

尽管不容易,好在新故事的开始已经写好。顾雏军的生活再次忙碌起来,见基金管理人,见地方官员,见媒体,他正携带新书《引资购商——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到处赶场。

这几年,顾雏军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平反上,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结。尽管广东法院立案再审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至今已经拖了十回,也不能肯定是否会拖十一回。没人关心这个了。”

闲着也是闲着。老部下邀请他去其公司做名誉董事长。他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每天六点起床,上班之前的时间用来看书,步行25分钟到公司,下班后,经常需要跟别人吃饭、聊天、参加活动,晚上八九点钟才可以回家,做点运动休息很早。这是他出狱后的日常生活,除了不用每天挤地铁,与北京的上班族几无两样。“我在这里就是精神领袖,很受尊敬,很多人是我的部下和学生,所以在这里待得很舒服,我很感激他们,他们不仅给我付工资还帮我准备资料。”

“苦哈哈”几乎是所有制造业参与者的感觉,顾雏军也曾感叹制造业是最痛苦的行业。然而,国际产业梯级转移的扩大化,可能会加重国内制造业的空心化。2015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正式提出中国制造强国建设“三步走”的战略,这重新唤起了顾的热情。自规划印发后,顾用了三个月写出了4万字的《中国制造2025需要新思维》。他希望为制造业企业提供新的发展思路。

顾雏军认为,西方工业发达国家控制着全球大部分高端产业链,中国仍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位置,建设制造业强国必须另辟蹊径。他提出了“引资购商”的思路。

起初,他只是把文章发表在“超天才”网站上。“超天才”是顾控制的一个网站。

出狱之后,从2013年开始,为了解决人才问题,顾雏军带领原来格林柯尔集团和科龙集团的核心高管,共同策划和创建了超天才网职业经理人培训学院和超天才网企业家培训学院,希望培养出一支既了解中国国情又具有国际视野的最纯洁职业经理人队伍。

《中国经济周刊》全文转载了顾的文章。顾雏军没想到很多地方政府对文章中的理念感兴趣,也有一些经济学家鼓励他把内容拓展一下写成书,“这也许会是一生中有价值的财富”。

顾雏军说:“我已年近花甲,人生的选择已经不多了,我希望在未来10年看到几十家地方政府采用‘引资购商’战略,建立各自的高端制造业基地……”

早在文章发表后,很多地方政府就来找他帮忙。顾称目前武汉的项目已经签约,成立了通航收购基金,计划收购一家在通用航空领域排名前三的大公司,第一期已经成功募资20亿美元,第二期将计划募集30亿美元。这次顾雏军只是并购基金的管理者,只收取管理费用,并不决策并购方向,“项目是别人去做,我是思想家,我更愿意把方法告诉大家,怎么做,做到不会输,我这个人好为人师。”

按照顾雏军的规划,把零部件产业转移到武汉经济开发区,与当地产业进行整合,武汉政府只需要出资4亿美金,而每年税收就远超过这个数字,所以他们对引资购商的理念很欣赏。他还称除武汉外,还有其他几个政府项目也在谈判,其中不乏大项目。

标的公司已经确定。与中国企业中家族占较大股份不同,西方大公司的股份已经摊得很薄,“他们只是财务投资者,对他们来说,公司就是商品,只要有足够的钱、足够的决心、足够的能力把收购公司搞好,他们肯定会卖”。

顾雏军认为中国目前共有13个行业比较适合引资购商。这些行业的共通点是,在国际上有众多“高精尖”技术企业可供选择,未来十数年国内需求量大,而单纯依赖国内技术研发需要很长时间。

顾认为,在并购过程中,政府主要发挥引导和信用背书的作用,政府资金为劣后资金,可以撬动社会资金加入,还可以通过对工业用地和厂房以及所需要的各项配套服务设施提供优惠措施,促成上下游产业集群的集聚。初步预测,并购基金从谈判到退出需要3~5年,“退出没有固定模式,看怎么赚钱。”

“在我坐牢之前,它是一个成功者的光环,在我坐牢后,这个故事讲走了样”,尽管顾雏军在书中这样感慨,但是,他告诉“商业人物”,“也许我将来这一辈子临死的时候,别人会觉得,老顾写的引资购商影响很大,后三十年地方政府不再讲招商引资而是引资购商了,这对我来讲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我是念书很好的人,1977届的本科生,1984年研究生毕业”,研究生毕业时,顾雏军买了20多本叔本华论文集,《论思考》一文中的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学习是别人的,思考才是自己的。

1988年他曾在英美合办的权威杂志《能源》上发表过一篇论文,当时,他本以为自己应该把做学问放在第一位,没想到会经商,后来因为持有制冷剂专利,一家欧洲投资银行找到他合作,用375万英镑购得35%的股份,顾雏军拥有65%,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商业故事。

通用航空只是顾雏军意图涉及的制造业领域之一,其团队关于商用车、农机以及半导体等领域的跨国并购也在进行之中,不过,在这些行业中,他对商用车领域更加钟情,商用车之于他,有十年之痒。这是他最熟悉的领域,若不是因为虚报注册资本等罪锒铛入狱,这将是他继家电行业后意欲整合的下一个战场。

中国商用车企业在廉价的中低端市场上享受着改装市场带来的巨大利润,在高端市场上与国外企业合作,坐地分肥,缺乏逐鹿发达国家市场的野心,这正是顾雏军2003年收购亚星客车之后立志参与全球商用车竞争的原因。

时至今日,顾雏军依旧相信商用车在中国是一项朝阳产业,但全球商用车行业并购整合的窗口期最长不过五年。欧美商用车集中在戴姆勒、沃尔沃、帕卡、曼、斯堪尼亚、cnhi集团、纳维斯达7雄手中,顾雏军将并购整合分为上中下三策,上策有三种方案,中策有四种方案,下策有三种方案,而上策只有一两年的时间窗口。

大众现在碰到了排放门问题,这种危机很难度过,通常以公司的股权转让为代价,顾雏军判断,大众会把曼和斯堪尼亚卖出来,断臂求生,大众曾用十年时间收购了这两家排名第四和第五位的公司,如果他们挺过了环保门,他们肯定不会卖了,这也是给我们国家的唯一机会。

按照大众2300亿美元的销售额,把齿轮、轴承、皮椅子等零配件转移到中国,一年就能产生1500亿美元的增长,也就是9000亿人民币,可以给国家增加1.3%~1.4%的gdp,通常工业制造业gdp还会以1:3的比例拉动服务业gdp的增长。

然而,建立全球商用车零配件基地,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有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二是有庞大的高素质劳动池。全世界来看,能够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国家只有中国和印度,而印度正在快速发展,“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件事顾雏军希望自己来做,但整合商用车需要1000亿美金。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6500亿人民币啊,找到这笔钱是很难的。”

“我的股票最高的时候有500多亿,至少三四百亿吧,这么多年,以我的能力,把公司财产或者个人财产做到3~5倍的增长也是可能的,至少你看我这本书,我对市场的洞察力和对制造业的理解,可能没有人认为我是一个傻瓜。”

变傻,是他坐牢时最害怕的事,当时唯一的交流是律师定期会见,以及弟弟每月探望一次,每次弟弟来了,只有三十分钟,只能谈谈父亲和儿子。尽管刚出狱时说话都不利落,但是,七年多时间,他一直保持数学和物理知识的学习与思考,那时候,他跟警察说,自己的时间比金钱多,需要让弟弟帮自己带点书进来,但是,警察对这句话很紧张,只允许带这两个学科的书籍。

监狱里有个图书馆,那时候,他每天都去看书,在那里,他又读了两遍《史记》。顾雏军用《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的故事解释了自己为什么需要1000亿美金。

秦灭楚,李信需要20万人,但王翦需要60万人,秦始皇答应了李信,但李信功败垂成,秦始皇这才满足了王翦的要求。战场上,王翦按兵不动,与20万楚军对峙,直到对方粮草缺乏撤退时,一举将其歼灭。“就像王翦说的那样,老臣老且多病,更有甚者,戴枷之人,不敢不谨慎从事。”顾雏军相信,这些钱可以把事情做得漂漂亮亮,或者更严格讲,所有风险都可以用1000亿美元解决。

“1999年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就带回了1.7亿美金,赚这些钱也不容易,表明很有能力的一个人,为什么我不能成功啊?”

“以后肯定还要经商,我原来五家上市公司。你要不太熟悉,我可以跟你说一下”。

风头正盛时,顾雏军一人担任格林柯尔、科龙电器、美菱电器、亚星客车、襄阳轴承五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因其在“复活并购”和行业整合方面的贡献,被评为“2003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那时候每个上市公司汇报五个问题就到十一二点了,他说,真的是地上掉100元都不会去捡。

“我们当时有五万五千人,特别是格林柯尔的四五千人基本都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我自己管理大约两千多人,我坐牢后有的人改换门庭到别处打工,也有混得不好的,也有的人在我这打工后不太习惯于别人的领导方法,我出来后,很多人都希望我东山再起,他们重新回来。我一直想,我会重新给这些人一个机会,要做一个企业。做企业呢,以我现在的年龄,重新创业从头开始搞一个公司肯定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收购一个国外的公司,做一个行业,把这个行业做到最大的水平,这也是引资购商的基本思路。”

经历过金钱比时间多,也经历过时间比金钱多,时间与财富交错左右着顾雏军的人生。“财富确实是很重要的,没有财富干不了事儿,特别是引资购商,如果我有1000亿美金,我自己就去买商用车了,也不用跟人借钱了,也不用引资购商,也不用把这个东西完全建筑在外人对我的理解和欣赏上。”

目前,中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纷纷加快了海外并购的步伐,但真正能确立企业全球竞争优势地位、打通国际国内技术市场、带动国内产业有效升级的跨国并购凤毛麟角。

并购失利的原因有很多,顾雏军在新书中写到,如并购时机把握不对、并购目标选择不当、并购战略不够清晰透彻、并购之后未能实施有效的整合管理等。但顾雏军认为,最大的掣肘因素是缺乏一支忠诚且有国际水准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更缺乏具有国际视野的企业家及其决策团队。

在外人看来,顾雏军还是那个“疯子”,还是那个偏执狂。没有人知道他能否找到1000亿美金;也没有人知道,即使找到1000亿美金,他能否找到未来。

过往和未来都无法假设,开始早已写好,故事已经启程。我们所能提供的,只有祝福。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